银河美术馆-Beautyyu

这里是Beautyyu言醴的独立博客
越是孤单 越是向前 越是疲倦 越不能歇
——《未来的我》

埃柏1|文

潘多拉是在湖畔发现埃柏的.

一丝不挂的少女天真无邪, 纯色的长角麋鹿亲吻着她的脸颊, 修长的树枝般的歧角上挂着一篮面包, 落叶铺成地毯托起她似羽毛般的躯体.

潘多拉走向她, 她便站起来. 潘多拉伸出手去, 她便递上自己的手. 潘多拉为她披上一件白纱, 她便倚向潘多拉.

“你是谁?”

‘埃柏’

“你从哪儿来?”

‘我不知道’

“你的父母在哪儿?”

‘在天上’

“那么, 我带你去该去的地方”

埃柏挽起潘多拉的臂. 她们穿过湖泊, 鱼群在她们脚下漫游, 浪花停住了自己的脚步, 碧蓝的湖面和埃柏的瞳子相同, 丛生的杂草分开道路, 交错的芦苇唱起风的歌谣.

她们穿过森林, 高耸的古木合拢叶片, 为她们遮住灼人的光芒; 麋鹿停伫步伐, 目送她们前行; 白鸽降到她们身边, 黄雀鸣叫着为她们引路; 粗壮的根节交错盘旋, 铺平一条小径; 灰兔和松鼠亦步亦趋地追随她们. 素净的白纱轻轻垂落.

她们穿过田间, 长而沉重的稻穗向她们轻轻点头, 黝黑的钢铁怪物横卧田间, 粗大的管道纵横交错四通八达. 她们走进城市, 灰白的长方体齐齐排列在道路两端, 一样的正方玻璃镶嵌在建筑的墙面上, 这是它们无色的眼球. 严密的齿轮裸露在道路侧向, 维持传送带的持续运转.

笔直的道路一端, 高耸的动力炉闪现幽幽蓝光. 潘多拉和埃柏走向另一端的教堂.

钢铁巨柱替代了大理石, 模仿古代建筑一样齐齐排列. 金刚石质的巨门为她们缓缓张开, 留下轻微的刮擦声. 硅胶绒毛铺成红色地毯, 延伸向上漫过级级台阶. 终端的厚重帷幕沉沉拉上, 不透露一丝气息.

“我忠诚的仁慈的父亲, 我带回来了那个女孩”潘多拉单膝跪下, 恭敬地向帷幕之后如此汇报.

没有回应.

埃柏仍攥着潘多拉的衣角, 和在湖畔的她一样天真无邪. 潘多拉继续说道:”我在湖畔发现的她, 她的父母在天上”

没有回应.

埃柏开口, 轻甜的声音悄然飘起, 回响在旷广的庭堂中央:’你是谁?’

帷幕后轻轻震动, 干涸的声音回应了她:

“我是人民的父亲, 神的儿子”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如非注明,所有图片均来源于网络,如若侵删
Link to this article: https://blog.beautyyuyanli.ml/2019/02/16/2019-2-16-埃柏1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