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美术馆-Beautyyu

这里是Beautyyu言醴的独立博客
越是孤单 越是向前 越是疲倦 越不能歇
——《未来的我》

白日梦19-2|白日梦

三. 我觉得生物命题人比孟德尔高到不知道哪里去了。


四. 我看见高大的钢筋伫立在灰蒙蒙的白雾中,或许只是烟尘吧

裸露的灰白的水泥与钢筋相交错,混合形成几何式的结构体。 一模一样的高楼骨架整整齐齐地排列在道路一边,如同复制一样。道路另一边则是不一样但又差不多的另一套复制体。

我只无意地坐在中间的信号塔顶端鸟瞰。这种信号塔以及类似的电塔,四舍五入的话和埃菲尔长的也差不多。

唯一颜色不同的是一块大红展板,上书“xx建筑局祝大家新年快乐”,已经蒙上了一层灰尘。站在萧条的道路中央显得孤独。

“还未开场就已失败”

稍有尝试的人都明白,这种卫星城里的高楼,能否完工也只是不定数。


五. 钟表的指针划过零点。可惜并不像文学作品里描述的那样静悄悄

除夕夜就是这样子,不知道是精力过剩的年轻人还是什么样的人物喜欢在零点之后放烟花

我不讨厌烟花,如果它没那么吵的话。所谓可远观而不可亵玩,我大抵就是这样的想法。

我喜欢“打上花火”或者“夜行少女”里边描述的烟花 那种烟花华丽而浪漫,是和烟尘与硝烟味无关的

要命的是,这些家伙放烟花是陆陆续续的,也就是从零点到一点到两点再到更晚,总之不让人安眠.虽然我也没打算在此之前睡就是了


九. 突然想起.晚自习读虞美人时总会条件反射地抬头.转念一想这个班级并没有人这么叫我.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如非注明,所有图片均来源于网络,如若侵删
Link to this article: https://blog.beautyyuyanli.ml/2019/02/09/2019-2-9-白日梦19-2白日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