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美术馆-Beautyyu

这里是Beautyyu言醴的独立博客
越是孤单 越是向前 越是疲倦 越不能歇
——《未来的我》

BeautyYu言醴's avatar BeautyYu言醴

薇尔莉特随笔1|随笔

暖黄色的的夕阳斜射在苍白的石砖上。堆砌成的高耸教堂式建筑被披上了一层血一样红色的薄纱。镶嵌在精致雕花石柱中间的是硕大的刻着罗马数字的轮盘,事实上是巨型的石英钟,正指向六点稍晚一些。夕阳平等地挥洒在建筑物脚下的街道上,和众神的父亲一样平等地为世间带来光明。

街道看起来并不干净。破损的报纸,各式的小物件,以及随风飘落的叶子,散乱地堆积在路边,看起来很久没有扫过了。方向各异的车辙交错,路上的人行色匆匆,都是些穿着黑衣和低檐帽的男性,却不见一个妇人或者小孩。战争时期的城市就是这样,尤其是靠近交火前线的地方。不过,细看的话,确实有一个女性的身影,罩在一袭黑袍下,跟着同样装束的男人身后。

“危险的任务,”两人转身进了教堂式建筑对面一间不起眼的小房子,男人随手取下黑袍,挂在一条破旧的木椅上。“只是你一个人的话,未免危险”。

“请交给我,少校。”女人一动不动地伫立在男人身后。准确来说该是女孩。宝蓝色的瞳孔十分清澈,类比的话像是富人家里的人工湖泊里的水,清浅而无垢。金黄色泽的短发凌乱且沾着灰尘。

“我会完成任务的”少女这样说。男人打开随身带着的手提箱,取出黑色的机械零件,熟练地组装起来。

“我会在这里为你提供保护。进入目标建筑后首先破坏所有窗户。战斗过程不准离开窗户。”男人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

少女稍稍转头,看向了对面建筑物上五彩的窗玻璃,“是。”

男人完成了手上的动作,很显然是一把狙击枪。“尽快结束战斗,可以使用巫术战斧。”


夜幕终于逐渐拉上,太阳最后的光明也逐渐被漆黑所吞噬。没有人注意到的时候,一个身影悄悄进入了那座教堂式建筑。

“砰!”清脆的声音响起,色彩斑斓的玻璃应声碎裂,从窗台上坠落。少女手持短枪,向赶来的两个男人毫不犹豫地扣动了扳机。和刚才不一样的两声闷响,两人胸口被血染红,倒在了血泊中间。

“有刺客!”另一个身着华丽装束的大腹便便的男人惊恐地喊道。“砰!”旋即又是一声枪响,少女手中的短枪冒着青烟。

建筑里开始彻底混乱起来。

古希腊的诗人们喜欢用神明的身姿比喻英雄。少女的衣摆随着她频急的步伐晃动着,看似宽松的黑袍却并没有脱落。人群间的尖叫声,慌忙不迭的脚步声,以及凶狠的裹携着风和死亡的子弹从四面八方向少女袭来,可惜却只能惹起那身黑袍飘摇。起跳,转身,扣动扳机。少女每一步都踩在花和血上边,破损的黑袍如花神的镂花裙摆一样。

对了,花之女神。想必那个男人也是这么觉得吧。

枪托狠狠地砸在近些的敌人身上。少女又取出一抹锋芒,回身斩断了背后悄悄缠上的毒蛇。锈蚀的铁链钻进了稀疏的敌人中间,试图偷袭的家伙已然发不出惨叫。铁链回到少女的身边,雕刻着荆棘和玫瑰缠绕的精致长柄正被少女紧握手中,沾着猩红色的干涸血液的刀刃意味着它并不是什么装饰品。站在倒地的敌人的尸体上。“任务已经完成了”,把握着长斧的少女居高临下,不住地大口喘气。

“果然还是比较像战争女神啊。”当时还没成为少校的男人看着手持战斧的少女身姿感叹道。出身陆军的贵族世家,那把战斧,WitchCraft,本来和战争女神的画像一起展示在家主的书房中。当被问起想要什么礼物的时候,少女毫不犹豫地回答了战斧,“一定很适合战斗。”

更像是死神吧,如果用的是镰刀的话。躲在伙伴的尸体中间,一个少年死死地盯着喘气着的少女,紧握手中的匕首。看着她跪倒在地上,看着她靠着战斧撑住身体,看着她持枪的手臂和肩膀无力地垂下。少年已经忘了战栗,爆发了全部的力气,连带着身体和匕首向少女刺去。

宝蓝色的瞳孔骤然紧缩。

来不及慌张。但也来不及举起枪了。

“抱歉,少校。任务失败了。”

时间此刻凝滞了。

“砰”地一声巨响,连同少年的身体和时间一同凝滞。不甘,绝望,以及其它的感情尽数凝滞,在少年胸口的血洞里。

窗口对着窗口,街道那边的小屋里黝黑的枪管似乎还冒着青烟。


冠以花神名称的战争少女,无知而强大的杀戮人偶,薇尔莉特。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如非注明,所有图片均来源于网络,如若侵删
Link to this article: https://blog.beautyyuyanli.ml/2018/12/09/2018-11-19-薇尔莉特随笔1随笔/